教师风范
冰清玉洁话苏星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张斌]  发布时间:2018-04-13

本文地址:http://www.chengmingde.com/jsff/201804/t20180413_106192.html
文章摘要:,显示屏幕走光闻天,哑子做梦经验交流临汾路。

原中央党校副校长苏星

  廉洁,已经成了年年月月盘点的热词。

  廉洁,已经成了弥足珍贵的作风建设。

  因此,人们常用冰清玉洁、一尘不染的成语来形容比喻那些具有廉洁风范的人。

  我原来不相信尘世间还有人廉洁到如此程度,尤其对于那些地位显赫的高官来说更是难以想象。

  然而,自从结识了原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求是》杂志原总编辑苏星以后,我是完全地信了,彻底地服了,在他身上发生的廉洁故事确实是一尘不染,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个冰清玉洁的高尚人物。

  今年四月十二日,苏星逝世七周年,我仅以此文纪念。

  

  就从那年的国庆电话说起吧。2000年10月1日午后两点,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显示号:0106821……,是北京打来的。

  “喂,哪位?”

  “张斌吧,我是苏星。”

  ……

  苏老来电的大意:8月17日,我们俩在奈曼家乡会面,当地政府为了欢迎他,特意准备了丰盛的晚宴。因忙赶路回京,他拒绝了用餐,临走时竟然连句感谢的话都没说,现在想起来还心存内疚。“张斌你务必替我表示歉意,并代为交付那顿饭费,一定啊!”苏星最后还特别强调:“上层不应给基层添乱,更不该留下欠佳的不良影响。”

  接到苏星的电话,高兴的同时我也在想,像苏星这样著名的理论大家,怎么还在意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儿?是不是心细得有点儿过?为什么来电还恰巧赶在国庆节这天?

  事后得知,我俩那次会面后,苏星因匆忙拒餐就离开的事,一直感到不妥,曾几次想通过电话嘱我替他交付那顿饭钱。直到国庆节那天,自家的一顿午宴,才更唤起他那次的内疚感。考虑是新世纪第一个国庆日——共和国51华诞,他约好在京的子女回家团聚,共祝国庆。可到午饭时,子女们又全都因故不来了,老俩口白白准备了满满一桌席。苏星对此不悦:这一桌美味佳肴,还有什么“剩余价值”!由此他联想到我俩那次会面后的拒餐离去,于是就立刻给我打来电话。

  我再仔细一想,也就不见怪了,因为这就是廉洁自律的苏星,这就是苏星可贵的道德操守——检点自己、反省自己,无论大事小事,一言一行都用共产党员的高标准衡量对照,防微杜渐。

  想想看,像苏星这样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如此的约束自己,实属罕见。一个部级干部,因拒餐负疚而检点自己的心灵,有吗?凤毛麟角。因此,中央才一再提出,作风建设和反贪反腐要永远在路上。

  

  我和苏星是同乡,但我们半个世纪素昧平生。他20岁赴张家口华北联合大学就读时,我才4岁。直到1995年9月,《人民日报》发表他的一篇文章《永远不能忘记的历史》(重点记述内蒙古奈曼旗周荣九的抗日斗争故事),我才和他有了联系。

  因工作关系,我较多地掌握了这方面的资料,正准备出版一本纪实性专著《抗日侠魂》。苏星这篇文章对我触动很大,我萌生了用此文作为专著序言的念头。但是,又顾虑重重,人家是著名学者,又是部级领导干部,大家之作,岂能为无名小辈所用?但我还是抱着试探的心理,给苏星发函请求。

  冒昧地试探,根本没抱任何希望,请求函发出后,我也就不当回事地忘却了。

  万万没想到,十天后,我就意外地收到苏星的回复,结果大出所料,老人家慷慨应允:“只要以史实为本,用我那篇短文代序自无不可。”

  然而,我粗心又无礼,接到苏星的华翰后,非但没有回信,而且《抗日侠魂》出版半年之久,也没有及时敬寄。现在想来,真有点不地道!

  2000年8月17日,苏星应邀出席内蒙古开鲁县的一个重要活动,提出要到奈曼(和开鲁相邻),“看看张斌,问问他的书出版没有。”

  闻此消息,我愧疚的同时,又感到无限荣幸。但在见面时送不送礼品的问题上,却着实令我左右为难。不送吧,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你用人家的文章作序,理该表示,再说,人家那么大名气,还主动来看你这个小人物,你就好意思空手相见?太不尽人情了吧!送吧,又担心老人家拒收,苏星可是会做得出来的,因为他是个从不收礼的领导干部,是一个被喻为一尘不染的学者,廉洁似乎已成了他的形象气韵和生命精髓。至今家乡人作为佳话还在传颂这样一件事:上世纪七十年代,苏星的乡友老同学由俊清去北京求他办事,只给他带去两瓶家乡酒,却遭到他好一顿责怪:“你把我苏星当成什么人了?为老同学办点儿事不是我应该的吗?我明确告诉你,收礼办事不是我苏星干的!”结果,事办了,可由俊清还没回到家,两瓶酒钱就寄了过来,而且高出两倍的价格。

  所以,这次与苏星见面,是空手还是带点礼品,我可是好个思量。最后,还是决定不能空手,多少也得带点见面礼,而且我还预先准备了自以为能令苏老无法谢绝的说辞:“这是一套家乡特产——中华麦饭石茶具。这可不是专为您买的,是朋友送我的多余的一套,我转赠给您,目的是求您老也为家乡的特产,在京城和全国作作广告,多给宣传宣传。这是我真实的用意,请您老一定收下,千万不要多想。”

  听了我这番特意准备的说辞,苏星会意地笑了,他慢条斯理地说:“可见你是写小说的,有构思,不会是现编的吧?”然后转过脸,又用征求意见的目光,瞅了瞅一旁的秘书。

  秘书也诙谐地一笑,婉转地回话:“那我就收下?权作您的广告代言费?”

  机敏的秘书又朝我诡秘地眨眨眼:“您是求苏老作广告代言吧?”

  还没等我开口,苏星就微微笑着频频点头。他的笑有点神秘,不知是笑我那破绽百出的说辞,还是笑他秘书兼顾彼此的圆滑。不管怎的,老人终于说出:“好吧,那我就作一回中华麦饭石的广告代言人。”紧接着,他又郑重地补充一句“仅此而已啊!”

  谢天谢地,博彩公司大全:苏老总算收下了我的这点心意。

  

  世人皆知,权力对人的诱惑巨大。然而,理论家苏星却从没有争权夺位的丝毫意念,有了权位非但不贪不恋,而且因为情在著述,所以还毅然决然地辞让。他最大的追求就是殚精竭虑地作好学问,作深学问,以精深的学问服务社会,奉献人民。

  胡锦涛总书记曾这样高度评价他:“政治坚定,作风正派,为人宽厚,治学严谨。”这16字的鉴定再准确不过了。

  1989年,苏星主动辞去兼任的《求是》杂志总编辑职务。1995年,年近古稀的苏星又几次给胡锦涛写信,希望辞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职务,目的是让位给年轻一些的同志,从而集中时间搞研究,赶写《新中国经济史》。当得知胡锦涛答应他的请求时,他乐得像个孩子,简直要跳起来,从不喝酒的他,竟然连喝了两盅。

  总算能专心致志地搞著述了!为此,他还特意为自己规定了十条守则,交给秘书。

  “交给我?”秘书迟疑。

  “对,交给你掌管。”苏星诚恳地说,“你是我身边最近的人,请随时随地监督我。”

  秘书无奈,但内心佩服。

  这十条守则,其中包括:不当挂名主编、副主编和编委会主任;不给校外收费班讲课,不专程到外地讲学;不担任经济实体或准经济实体以及民办高校的董事长、名誉董事长或顾问;不担任与经济学无关的学会、研究会的会长、顾问与理事;不担任挂靠在党校的学会、研究会会长等。

  这十条铁律守则,其目的是充分集中时间,可内涵却充溢着一尘不染的高尚廉洁,我们也从中看到他光明磊落的内心世界和令人仰视的精神高度。

  15年前,还没有现在实施的“八项规定”,而苏星同志那时就以一个共产党员的纯洁心灵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让冰清玉洁的道德操守不受任何污染和侵袭。

  在物欲横流的市场经济大潮中,像苏星这样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经济学家,能有如此的廉洁意识和行为,实属罕见。想想看,共和国有多少部长、省长、省委书记一级的高官都曾聆听过苏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经济学的讲授,他们也都曾尊敬地称他“苏校长”“苏教授”“苏导”“苏老师”,并主动征求他的意愿,尽力为他办点儿事。

  “我们那里,您有什么要办的事,尽请吩咐!”这些高官是真诚的。

  “没有,什么事也没有,谢谢!”苏星每次都是如此回绝。

  假如苏星要有一丝一毫的贪图之意表露,想发财,想成为富翁,那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然而,苏星就是物欲不惑,从不因个人事向他们开一次口。由此可以想见,共产党人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如果都像苏星这样冰清玉洁、纯纯正正地做人,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做事,我们党的反腐倡廉建设事业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在目前端倪渐显的情况下,定会指日可待,我们共和国繁荣昌盛、文明健康的发展,定会根基牢固。

  (作者单位:内蒙古奈曼旗政协)

  (网络编辑:张慧婷)

版权所有:博彩公司大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